我们不应该因为政治家未能引领环境而责怪Carbon Cate

作者:解简

<p>正如国际能源署所说,由于排放量未能以足够快的速度降低以应对气候变化,世界面临着黯淡的未来,因此政府面临的挑战是全球采取行动,但在当地赢得选举</p><p>在澳大利亚,现任朱莉娅吉拉德领导的工党政府一直受到其反对者的攻击,因为在吉拉德女士宣布在选举之前将其列入议程之后,该政府试图实施碳税</p><p>如果选民给予工党在众议院中的多数席位,情况可能如此</p><p>但政府依赖独立人士和希望看到气候变化行动的绿色议员这一事实表明,至少部分工党的决定可能是出于政治生存的动机</p><p>在澳大利亚和全世界,应对气候变化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p><p>社区中有些部分并不全心全意地相信气候变化的概念是人类活动的结果</p><p>也有人相信气候变化,但质疑拟议的碳税是否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最佳工具</p><p>然后有些人确实希望看到气候变化的行动,但是,他们不想为此付出代价</p><p>然而,与其进行真正的讨论,澳大利亚的辩论似乎是建立在贬义的辱骂之上</p><p>那些质疑气候变化的人,或者处理气候变化的方法,都被称为“气候学家”,他们的观点应该被边缘化</p><p>那些支持碳税的人被视为经济毁灭的先兆</p><p>最近几天,当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出现在亲碳税广告中时,所有这些都得到了说明</p><p>好莱坞演员参与辩论后立即受到批评,因为她似乎不是一个“平均”,“澳大利亚人”</p><p>此外,布兰切特女士的合法性成为辩论的焦点,而不是气候变化本身的问题</p><p>目前辩论的基调表明澳大利亚存在领导真空,该国远未明确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更不用说能够激发支持以试图解决这一问题</p><p>主要政党及其领导人面临的问题是,气候变化辩论是一个真正的全球性问题,并提出了一系列尚未得到回答的问题</p><p>为了改善这个问题,主要政党似乎正在讨论他们更熟悉的问题</p><p>因此,关于碳税对制造业,家庭财务和更广泛的工作保障的影响的讨论很多</p><p>实际上,在澳大利亚,碳税争论越来越多地关注税收改革而不是环境</p><p>党派名称调用似乎是这种方法的延伸</p><p>气候变化是一个长期问题,不会在一个选举期内消失</p><p>但是,如果各主要政党不愿意,在看到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管理支持自身支持的竞争需求,....

上一篇 : 千赢国际马克思